父亲的爱,父爱如山

如果说:母爱如水,那么,父爱是山。如果说:母爱是涓涓小溪,那么,父爱就是滚滚流云。是啊,父亲的爱,就像大山一样,高大而坚定。父亲的爱,每一点、每一滴都值得我们细细品味。父亲的爱,和母亲的爱一样,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。在我们心中,父爱是儿时梦里的星光,是成年后永远的牵挂,是润物无声的涓涓细流……是的,父亲是方向,是让我们站的更高看的更远的肩膀。

我的父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,面朝黄土背朝天,一辈子都与土地打交道,为了生计,农闲时做做小本生意。听母亲讲,父亲当年也参加过高考,只是因为一些原因,最终没能上成大学,父亲一直以来有个心愿,就是让我们姐弟几个都能够上大学,并且为之,父亲付出了艰辛的努力。有人说,10岁的小孩子崇拜父亲、20岁的青年鄙视父亲、40岁的中年可怜父亲。然而在我的心目中,父亲永远是一座大山,过去的一幕幕清晰的闪现在我的脑海中。

一年一度的父亲节如期而来,乡愁和思念如同雨丝一般,纷纷扬扬,绵绵不断地向我袭来。

那年夏天,高考我名落孙山,家里没有了往日的欢笑,父亲整天不停地抽着闷烟。我知道父亲在我的身上寄托了很大希望,但是看着父亲那花白了许多的头发,我还是鼓足勇气对父亲说:“我出去打工,让弟弟妹妹好好上学吧。”我只是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,应该为父亲减轻一点身上沉重的负担。

轻轻地按下那组烂熟于心的号码,父亲的声音从遥远的那一端传来:我很好,家里都好,你们安心工作,不用惦念我!每次打电话问候父亲,父亲的第一句回答就像咨询服务台设置好的程序,总是这句话。

父亲听了我的话,愣愣地看着我,半饷无语,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有亮亮的东西。晚上偶尔听到了他和母亲的谈话,原来,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我能够上大学,他们再怎么苦怎么累,也都心甘情愿。听到父亲沉重的叹息声,我哭了。最终,在与母亲泪水相送中,带着父亲的希望,我又踏上了复读的道路。在第二年夏天,我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。

撂下电话,心随着窗外的雨开始淅淅沥沥。屈指算来,离最近一次回老家看望父亲已过去2年多了,临别时父亲倚门相送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:那天,我和老公带着儿子在家门口等公共汽车,因为出门晚了,整整等了半个多小时,这期间,父亲一直陪着我们在等,我清楚的看到父亲凝重的眼神里写满了不舍,我的鼻子一阵阵发酸,都不敢多看他几眼。车来了,我向父亲道别,忽然看到父亲的眼眶里有雨雾般的东西正在慢慢涨溢,瞬间,我的心就开始剧痛,却再不敢看他第二眼,而父亲那一刻的眼神从此就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尖,每一次有意或无意的触碰,都禁不住让我泪盈眼眶,不能自已。

这件事已过去了许多年,但我永远也忘不了父亲那双充满泪水的眼睛,是这双眼睛激励着我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不断前进。

2005年7月,我从大学毕业后,回到家,没头没脑的就扔给他们一句话:“我要到新疆去。”原因是在大学找的男朋友在新疆工作。母亲吓坏了,死活不同意,原因是一个姑娘家的,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干什么去,举目无亲的。父亲则是半饷无语,只是愣愣地看着我。之后的半个月时间,因为我的原因,家里没有一点欢声笑语,整天都死气沉沉的。最终,母亲没能拗过我,同意了我的要求。接下来的几天,家里人默默的为我准备东西,谁也不说话。

父亲让我终身难忘的还有另外一件事,2005年7月,我从大学毕业后,回到家,没头没脑的就扔给他们一句话:“我要到新疆去,”原因是在大学找的男朋友在新疆工作。母亲吓坏了,死活不同意,原因是一个姑娘家的,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干什么去,举目无亲的。父亲则是和那年夏天一样,半饷无语,只是愣愣地看着我。之后的半个月时间,因为我的原因,家里没有一点欢声笑语,整天都死气沉沉的。最终,母亲没能拗过我,同意了我的要求。接下来的几天,家里人默默的为我准备东西,谁也不说话。

在我走的那一天,全家人都来送我,一路上都无语,当我准备上车时,父亲一个劲地冲到我跟前,又一个劲地向我交代:“文文,去了不要想家,一定要听领导的话,好好工作。”当列车缓缓起动时,他追着车跑了起来,看着父亲离车越来越远,渐渐模糊的身影越来越矮,我泪流满面。后来,母亲在一次电话中说起,那天我走了后,父亲一个人在火车站呆了好长时间。

在我走的那一天,全家人都来送我,一路上都无语,当我准备上车时,父亲一个劲地冲到我跟前,又一个劲地向我交代:“文文,去了不要想家,一定要听领导的话,好好工作。”当列车缓缓起动时,他追着车跑了起来,看着父亲离车越来越远,渐渐模糊的身影越来越矮,我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水。后来,母亲在一次电话中说起,那天我走了后,父亲一个人在火车站呆了好长时间。

时间一天天地流逝,父亲一天天的在衰老。年少时,生活在父母膝下,梦却在远方。当我们羽翼惭丰,情感世界变得越来越丰满时,与父母的交流却变得越来越少,及至自己也为人母,甚至不再年轻,梦才又回到父母身边。直至某一天,突然醒悟:如果你的世界将要被洪水淹没,父母才是你最后的诺亚方舟。

如今,我在新疆工作已有5年多时间了,我也有了自己幸福的家,老公也很疼我,每次打电话回家,问起父亲,母亲说还是和以前一样,只不过我每次向家里打电话时,父亲都会很高兴地站在旁边听。

想写父亲的念头由来已久,迟迟没有动笔是因为父亲在我心目中太平凡又太伟大了,我无法用文字准确地描述他,也许太唯美的东西是只可意会无法言传的。父亲一辈子没有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成就和业绩,可在我们子女眼里,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是他,在艰难贫苦的岁月里,给我们营造出无穷快乐;是他,在最底层最平凡的生活里,携着我们一起书写出美好人生。

是啊!这就是一个作父亲的心,子女的幸福,就是他们的幸福。

如今,我在新疆工作已有六年多时间了,我也有了自己幸福的家,有了可爱的儿子,每次打电话回家,问起父亲,母亲说还是和以前一样,我每次向家里打电话时,父亲都会很高兴地站在旁边听。

父亲的爱,是实实在在的,没有华丽的词语,没有亲昵的做作。父亲的爱,是沉沉甸甸的,不会直接表达,有时倒觉得是在惩罚。可父爱在我心中:印得最深,时效最长,感受最涩,受益最大。那是一座高高的山,做儿女的永远——在山的庇护下。